【そらまふ】無法逆轉的分手10題

[原创]无法逆转的分手10题

虐向、虐向、虐向,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安定爆自數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

  

  

  

01.已經說不出口的那三個字

  

  和好久不見的好友在咖啡廳裡聊天,まふまふ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我記得まふまふさん交了男朋友對吧?」

 

  「欸?是啊,但是我們已經分手了……怎麼了嗎?」

 

  「分手了?」好友也是愣了一下,慌張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件事……」

 

  「沒關係啦,不用這麼緊張。」まふまふ倒是不太在意,笑著擺了擺手。「你怎麼會問起這個?」

 

  「不……就是很好奇他是誰而已。」

 

  「是個很溫柔的人呢。」まふまふ輕輕地笑了,「他叫做……」

 

  說到一半まふまふ便沒了聲音,友人疑惑地看向緩緩低下頭的まふまふ,卻發現他的肩頭正微微顫抖。

 

  這一看可好,友人頓時慌了手腳。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說些什麼,まふまふ卻搖搖頭,抬起臉擠了一個笑:「沒事的啦。」

 

  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你跟我說沒事?好友心裡嘟囔。但也攔不住まふまふ小跑離開的腳步。

 

  走出咖啡廳,まふまふ加快腳步回到家裡,一路上雙手都緊揪著左胸口。

 

  在心裡想想就算了,但果然還是沒辦法說出口啊……

 

  「そらる」這三個字。

 

 

02.因第三人的香水氣味猜疑

 

  夜已深,まふまふ還未歸。

 

  指針走到12時,喀嚓的開門聲從玄關處傳入,但遲遲不見人走進客廳。

 

  そらる倒是沒什麼反應,聽著玄關那沒有刻意壓低音量的喧鬧聲,拿起手機走進臥室。

 

  他們已經分房睡好久了。

 

  過了一陣子才又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まふまふ不是走向屬於他的臥房,而是往そらる所在的房間走去。

 

  門被打開,そらる涼涼地看了他一眼。

 

  「我今天住外面。」まふまふ說。

 

  「嗯。」そらる應了一聲,沒什麼表示。

 

  まふまふ離開房間的瞬間,そらる稍微皺了下眉。

 

  跟前幾次一樣的味道,不是女人的香水味,也不是古龍水的味道,而是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味。

 

  那香味並不明顯,但因為和平時まふまふ身上的味道不同,所以そらる很容易就能分出來。

 

  而且……持續了好幾個禮拜。自從他和そらる吵架後,他就常常在まふまふ身上嗅到這股味道,再來就是分房睡、まふまふ和そらる的外宿。

 

  そらる猜不到まふまふ在外頭都在做些什麼,まふまふ也猜不到そらる在外頭做些什麼。

 

  彼此互相猜疑,兩人之間的信任感越來越薄弱,卻沒有一方願意開口。

 

  然而今天又是這種氣味撲鼻而來,很難讓人不懷疑了吧?

 

  嗯……就等明天吧。

 

 

03.為被拒絕的約會提議喪氣

 

  「そらるさん,我從天月くん那拿到兩張電影票……」まふまふ走進客廳,把一個信封推到そらる面前。

 

  可まふまふ還沒說完,そらる便打斷了他的話:「你自己去。」

 

  まふまふ微怔,沉默幾秒後抬起臉後淺淺地笑了:「我又沒有什麼朋友,天月くん跟歌詞太郎さん那天也有事,所以我就想把票給そらるさん吧。我記得そらるさん下禮拜四沒事的吧?」

 

  這會兒反倒是そらる愣住了,看著まふまふ帶著笑意的眼睛點了點頭。

 

  見そらる給了回應後まふまふ也就回到臥房,抓了一個抱枕靜靜地坐在床沿,思考著後續。

 

  不過這個後續要成功得有個大前提,就是そらる真的找人去看了電影,然後發現其中一張電影票上的留言吧。

 

  不過一開始是真的打算跟そらるさん去看這部電影的呢。まふまふ心想。

 

  一部悲劇的愛情電影。

 

 

04.重寫數次的道別終於完成。

 

  そらる抓著手機皺眉。

 

  雖然早就知道會走到這一步,但他從來沒想過這種時候他會感到如此無助。

 

  分手信這種東西到底要怎麼打?

 

  他寫了又刪除,刪除了又重寫,就這麼持續了一下午。

 

  寫得太直接會傷到對方,但就這樣維持現狀也不是辦法,畢竟這段感情已經走到了盡頭。

 

  嘖了一聲,他還是選擇最直接的寫法,這樣斷的乾淨,也好。

 

  堅持著無謂的堅持,也不會有什麼好處。

 

  『我們就這樣吧。再見,まふまふ。』

 

 

05.因惡夢驚醒後冰冷的臥室

 

  睜開眼睛,環抱著まふまふ的是黑暗,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他掙扎著想找尋光亮,可惜在這個的黑茫茫的世界裡瞎轉了好一陣子仍是一無所獲,而自己的身邊好像也沒有半個人。

 

  只有他,孤獨一人在這裡。

 

  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好友的名字,吼到聲嘶力竭也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從床上坐起,目光呆滯地望向前方的牆。

 

  「是夢啊……」まふまふ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空無一人的枕邊,卻沒看到應該躺在他身旁的那個人,甚至連他的體溫都感覺不到,陪伴他入眠的只是冰冷。

 

  そらるさん今天也沒有回來呢……原來自己已經獨自睡了一個月了嗎。

 

  就連在現實世界裡亦是孤獨一人啊。

 

 

06.「我只是想把鑰匙還給你」

 

  假日午後,門鈴響了一聲,そらる放下手機前去應門。

 

  他原本以為會是什麼快遞啦掛號信啦之類的,特地去拿了一隻筆準備簽收。沒想到站在門口的不是送貨小哥,而是已經幾週未見的まふまふ。

 

  「你……」

 

  「啊!這麼突然來打擾真的很抱歉,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打斷そらる的話,訕訕地笑了下,語氣裡盡是客氣與生疏。

 

  そらる不語,直直地看著まふまふ。

 

  「其實也不算什麼重要的事……就是想說我都這麼久沒有過來了,你的備份鑰匙一直放在我這裡也不太好。今天剛好有空就直接拿過來了……」

 

  まふまふ說著說著就把眼睛移開了,拎著一串鑰匙的手伸到そらる面前。

 

  氣氛有些尷尬,一個人堅持著要把東西歸還,另一個人死活不想接受。まふまふ稍稍皺了眉頭。

 

  「そらるさん真是的,已經認不出自己家的備份鑰匙了嗎?」沉默了一會兒,まふまふ率先笑道,那口氣好像在跟一個小孩子說話似的。「我等一下還有事情,鑰匙給你吧,我先走了。」

 

  說罷まふまふ便轉身準備離開,不料在剛抬起腳時手臂就被人拉住。

 

  まふまふ沒吭聲,似乎也沒有要轉過來面對後方的意思。

 

  「……你特地過來這裡只是為了做這種事嗎?」そらる問。

 

  「對啊,」まふまふ感受到手臂上的力道加深了些,心裡暗叫了聲疼,但臉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波動。頓了幾秒鐘他還是轉過身子,掛著微笑對そらる說道:「我只是來把鑰匙還給你。」

 

  短短的十個字讓そらる如遭雷擊,緩緩鬆開掐著對方手臂的右手,有些恍惚。

 

  對方的話像是要和他切斷關係似的。鑰匙還你,從此我們不相識。尤其是まふまふ那堅決的語氣和眼神,更使そらる確信自己的推測。

 

  他們沒戲了。

 

  雖然演變成這樣是そらる自己的問題,但他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在そらる懊悔的同時,まふまふ早已離開這裡,空氣中剩下的只是他身上的氣味罷了。

 

 

07.在以前常去的咖啡店偶遇

 

  「……那時候啊,歌詞太郎さん就突然很嚴肅地跟我說『天月くん,你的ㄋㄟㄋㄟ,讚!』什麼的,害我直接把嘴裡的水噴出來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歌詞太郎さん是從哪裡看到這個的啊?」

 

  「我怎麼知道他啊!手機玩一玩就突然發病了……」

 

  咖啡店裡,天月和まふまふ正談論著伊東的怪異行為。而在天月把最後一口可樂喝完後,兩人又為了是要五五分帳還是猜拳決定在櫃台前吵了將近五分鐘。最終在まふまふ願賭服輸噘著嘴掏了錢結帳後才準備離開。

 

  就在兩人要走出咖啡店時玻璃門卻自外頭被拉開,まふまふ還沒來得及抬頭看清來人,一股撲鼻而來的熟悉的沐浴露香味便讓他一瞬間知道對方的身分。

 

  即便已經幾個月未見,屬於那人的香味此刻仍清楚地刻畫在腦海裡,體內的每個細胞都還記得這個氣味的主人是誰。

 

  來人的腳步明顯頓了一下,隨後便聽見他身旁的女子開口問道:「怎麼了そらるさん……嗯?這兩位是你認識的人嗎?」

 

  是,そらる現在正帶點驚訝地站在店門口,站在他身旁的是一位年經女子,條件和そらる的理想行相差無幾。尤其是胸前那對山峰,只要稍稍有動作就會產生輕微的晃動,簡直是多數男性們夢寐以求的豪乳。

 

  「嗯,朋友。」そらる淺淺的笑了下,朝天月和まふまふ點頭致意後便輕輕推了一下那女子的背部,一男一女在店員的帶領下坐進了兩人剛才的座位。

 

  而まふまふ也在天月的催促下走出咖啡店,在和そらる擦肩而過時,他還依稀聽見了他們的對話。

 

  「吶そらるさん,你怎麼會帶我來這裡啊?」

 

  「這裡氣氛不錯,很舒服。」

 

  「咦?所以你來過這裡囉?怎麼會知道這間店啊?」

 

  「……嗯。一個人沒事的時候會來這裡坐坐。」

 

  「哦……」

 

  接下來那女子說了什麼まふまふ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了,他只覺得玻璃門上的鈴鐺因為門被闔上而響起的同時,他的心也隨著那清脆的聲響碎了一地。

 

  這家店明明是我帶你來的啊,そらるさん。

 

 

08.轉身時手腕卻被一把扣住

 

  一大清早的,まふまふ的眼睛已經張開了。他坐起身環顧四周,確認這是自己前一晚進來的房間後吐了口氣。

 

  換上衣服後まふまふ躡手躡腳地走到陽台將昨天丟進洗衣機的衣物收起,再靜悄悄地回到房間,將衣服放到袋子裡塞進背包裡準備離開。

 

  不料才這麼一會兒的功夫,まふまふ便看見本該在外頭流連的そらる此時正端著茶杯攤在沙發上,看到自己走出房間時還愣了一下。

 

  「你昨天晚上回來睡了?」そらる問。他凌晨回來時還沒見著對方的拖鞋呢,而且自己到家後也還沒睡,沒道理まふまふ就這麼避著他的視線進了這個家。

 

  「嗯,那時候そらるさん還沒回來。」まふまふ整了整衣服,拎著包便往門口走去。

 

  而そらる想也沒想便伸手拉住了正要開門的まふまふ:「你要去哪?」

 

  まふまふ看著那捉住自己手腕的白皙手掌,微微促起了眉。一時間兩人都有點尷尬。

 

  「放開我,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難得在そらる面前用如此強硬的口氣說話,而そらる聽到這語調也愣了下,但手上的力道卻沒有減少。

 

  「你回答我。」

 

  「我沒有那個義務。」

 

  そらる身遭的低氣壓顯而易見,可まふまふ視若無睹。這讓そらる有些吃驚,一直以來那個聽話的まふまふ去哪了?在他的印象中,まふまふ還是第一次這樣。

 

  まふまふ見そらる不說話,微皺的眉又擰的更緊,使力甩開對方的手。

 

  そらる看著正搓著手腕咕噥的まふまふ,心裡有的只是疑惑。

 

  原來那個乖巧聽話的まふまふ為什麼在一個晚上變了這麼多?是哪裡出了問題。

 

  就在そらる思考的同時,まふまふ有些不悅的聲音傳進他的耳裡:「當初そらるさん也是這麼回答我的。」

 

  說罷,まふまふ也不去聽そらる還未說出口的、有可能是挽留也有可能是責罵的話語,有些匆忙的奪門而出,伸出左手撫著方才被そらる緊抓著的手腕。

 

  為什麼你不在一開始就要我留下呢。

 

 

09.殘留的溫度在冷風裡逆亡

 

  「你有完沒完!」

 

  そらる丟下一句怒吼,甩上門走出家門。

 

  才剛到市區沒多久そらる便遇上了搭訕,濃妝豔抹的女子和其身上濃重的香水味都讓そらる皺起了眉,冷冷的一瞪眼便讓那女子倉皇離去。

 

  看著那驚慌失措的背影,そらる想起自己離家前好像也是這樣看了まふまふ一眼,而對方的反應……

 

  そらる的眉宇間寫滿了煩躁。明明是自己跑出來的,而且從出來到現在也還沒十分鐘,現在回去好像很沒有面子。

 

  站在路邊看著手機糾結了幾分鐘,そらる還是決定回去看看。

 

  可當他打開大門時,屬於まふまふ的那雙鞋早已不見,原本放在沙發扶手上的風衣也沒了。

 

  そらる自嘲地笑了下,自作自受這四個字跳上腦海。離開前まふまふ抓著的自己的、還留有他的體溫的手臂,此時在夜風的吹拂下,逐漸失去了屬於まふまふ的那份溫度。

 

 

10.這齣愛情已經落下了帷幕

 

  まふまふ想像過很多次,關於自己和對方會有怎樣的未來。

 

  而對方知道他這個想法也只是敲了下他的腦袋並罵了聲「笨蛋」後便扭過頭,試圖遮擋住那早就被まふまふ發現的微紅雙頰。

 

  但他所憧憬的那些未來,已經無法被實現。

 

  「唉……」まふまふ在梳妝台前深深嘆了口氣,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拇指和食指揪著頰邊的一縷褐髮,嘟著嘴整理自己的容顏。

 

  「看來まふまふ之後得當半輩子的魔法師了呢。」又嘆了口氣,他走到玄關在全身鏡前好好打量了自己一番,拍掉肩上的棉絮後便出了門。

 

  今天的天氣,晴。

 

 

  直到結婚誓詞宣誓完畢、戒指都交換完畢了,そらる還是沒看見那已經好幾個月未見的人。

 

  把新娘支開後,そらる走到一群人堆旁,輕輕拍了拍其中一個人的肩膀:「喲,好久不見了。」

 

  他們聊天的聲音本就不大,這時そらる的聲音突然響起,一群人驚訝地回過頭,招呼、祝賀和調侃的話語混在一起。每個人的聲音各有特色,一時間整個會場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兒。

 

  站在這裡閒聊的都是ニコニコ的歌手們。

 

  「穿西裝的そらるさん!相機相機!」

 

  「還真的很久不見了!」

 

  「你沒什麼變啊,到底是怎麼保養的?」

 

  「恭喜!」

 

  「早生貴子喲!哈哈哈哈──」

 

  「居然比我早結婚,意外啊。」

 

  「新娘挺美的?」

 

  「不是說好30歲結婚的嗎?遲了兩年啊!」

 

  「……」

 

  そらる看著這些好友,臉上不免透出一絲微笑。而這溫馨的氣氛他也只感受了幾秒,轉頭看向剛才被他拍肩膀的スズム。

 

  「新娘人怎麼樣?」スズム笑著問道。

 

  「還不錯。」そらる也回了一個笑臉,「你們……有看到他嗎?」

 

  スズム搖搖頭,很是遺憾地看著他,「沒看到,估計是根本沒來。」

 

  「這樣啊……」そらる應了聲,又和其他唱見寒暄了幾句後便拿了侍者手上的紅酒離開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沒趕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まふまふ在心裡哀號,氣喘吁吁地趕到了對方婚禮的會場。

 

  まふまふ給工作人員看了邀請函,進了會場拿走侍者托盤上的雞尾酒,一手手機一手酒杯跑到角落玩去了。而他,剛好和方才離去的そらる擦肩而過。

 

  そらる一路上都和賓客們打著招呼,臉上掛著職業的笑,不免讓人懷疑他是否真的欣喜於這場屬於自己的婚宴。不過そらる此時真有點心不在焉,他只想趕快到接待處查看來賓名單,確認那個到現在還讓他放心不下的人到場了沒。

 

  一排名字刷下來,そらる終於看到那個熟悉不過的名字,而名字後頭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勾,看那筆跡似乎是剛寫上去沒多久的。

 

  そらる瞠大雙眼,把名單往桌上一拍問道:「這人什麼時候來的?」

 

  負責接待的小妹可被這一巴掌嚇了一大跳,看了眼新郎手指向的名字,哆嗦著答道:「剛、剛剛才來的,進去還沒十分鐘吧……」

 

  そらる聽完,扔了句「謝謝」後便返回會場,留下那些接待小妹在接待處發懵。

 

  會場裡人大概四、五百人,要找一個人好像是不太容易。但那穿著潔白西裝的背影卻馬上映入そらる的眼裡。

 

  「──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曾經想過,他們會以怎麼樣的姿態重逢。也許會像電影情節一樣在街角的咖啡廳偶遇;也許會在商場裡見面;也許會像今天一樣參加對方的婚禮,然後在新人敬酒時四目相接,談笑風生。但まふまふ沒有想過,對方居然在自己獨自躲在角落的時候找到自己。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徹底愣住了,要不是そらる眼明手快,他手上的酒杯都要被摔到地上了。

 

  「你剛來?」そらる問。

 

  「嗯。」まふまふ點頭,想從對方手上拿回自己的飲料,但也不意外的被制止。

 

  「你喝這幹什麼?你也知道自己酒量很差吧?」そらる沒好氣,把還留有三分之二的酒杯放回路過的侍者托盤上。

 

  聞言まふまふ卻笑了出來,配上因為喝下高濃度酒精的雞尾酒而染紅的雙頰,看上去非常可愛。

 

  「你笑什麼啊?」見他這樣子そらる也輕輕哼笑了聲。

 

  「不……就是覺得剛剛那個樣子好熟悉。」まふまふ說道。

 

  「嗯。」そらる同意。剛才那話完全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就好像他們還在交往時一樣,そらる的責備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兩人安靜了一會兒,直到そらる的新娘眼尖瞄到了自家老公在角落和人聊天,興沖沖的跑過來打破這短暫的沉默。

 

  「你就是まふまふさん對吧?我跟你說喔,そらるさん常常跟我說到你……」

 

  她很自然的挽住そらる的手臂,而兩人也像一對真正的夫妻,一切的肢體接觸都是那麼自然。

 

  就像當初的自己和對方一樣啊。まふまふ心想,掛著微笑靜靜聽著新娘小姐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

 

  「好了好了,妳別一直爆自己的料了。」そらる趁著新娘喝飲料時打斷了她的自傳,「你不去陪妳媽嗎?看她一個老人家在那,我都替她心寒。」

 

  「欸?什麼話嘛!想跟老朋友敘舊就說啊,哈哈哈!」新娘調侃著,但還是識趣的跑開了。

 

  「她人很好呢。」まふまふ發表感想。

 

  「跟你一樣吵,不過比你聰明很多。」

 

  まふまふ瞪了他一眼,但嘴邊的弧度仍然沒有下降。

 

  「不像當初一樣吵吵鬧鬧嗎?」そらる笑著說,揮手示意一旁的侍者拿飲料過來。

 

  「兩年了,也該長大了。」まふまふ接過,晃了晃杯中的液體,輕輕說道。

 

  「真不像你啊。」

 

  「哈哈……」まふまふ笑。

 

  在這之後そらる也沒有去接見別的賓客,就這麼站在角落和まふまふ聊到散場。

 

  「你真的變了很多。」そらる下結論。

 

  「そらるさん也是啊!」まふまふ回道。「不過我會有這麼多改變也要謝謝你啊。」

 

  「真不知道我該高興還是難過。」

 

  「你不是從以前就希望我獨立點嗎?」

 

  「也是。」

 

  「那我也得走了。」まふまふ看了眼手腕上的錶,「祝你幸福,そらるさん。」

 

  「真心的?」そらる懷疑。

 

  「不真心我還來這啊?」まふまふ失笑出聲。

 

  兩人臉上都掛著笑容,但眼底卻是寫滿了無奈。

 

  那是被命運操弄的悲哀。

 

  一黑一白的身影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個高貴而純潔,一個神秘且優雅。

 

  可誰也不知道,他們曾經融為一體,成為那模糊的灰。

 

 

End.

 

 

 

* KO廢話 *

 

大家好我是KOヾノ。ÒㅅÓ)ノシ。

我!更!新!啦!!!

擼了12天後我終於寫完了我有點想哭(

我是絕對不會說第4篇是我妹幫我想出來的,才不會(幹


最後一篇完美爆字!2215個字!!全篇包含題目共6431個字!!!(不要數

寫得最開心的也是最後一篇

我原本要寫七年之癢的可是卡住了,就有了「哎呀那就來個婚禮吧!」這樣的想法

最後一篇非常OOC真是抱歉!因為我是以兩人在一起三年然後因為そらる家裡催婚(?)導致他們分手並且在兩年後そらる終於找到合胃口(??)的女孩子最後舉辦婚禮時まふまふ來參加作為主間主軸(???)

所以他們不一樣的地方可以當作這五年來他們的轉變

 

寫這篇的時候還一直去催小夥伴的稿結果反過來被他催稿(。

我沒有截稿日啦哈哈哈哈哈(你閉嘴

原本打算今天清晨寫完的結果跟他聊天聊到整個大偏題還扯出什麼新郎競標

感覺很好玩的題目對吧可是我並不會寫

所以我跟他說等他交稿了給他寫(別這樣

然後第7篇那個ㄋㄟㄋㄟ讚的梗他有寫,小的在此雙手奉上(?)

 

總覺得全篇我都在虐まふまふ啊嗚嗚嗚嗚我不是故意的啦嗚嗚嗚嗚

老闆原諒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吵死了

寫一寫就覺得會嘴砲的まふ好棒喔快羞辱我(警察拖走她



20150715

评论(2)
热度(18)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