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Doll

CP:そらる×まふまふ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後記有一些公告,希望各位孩紙們可以看一下,謝謝!

 

 

-:+:-:+:-:+:-:+:-:+:-

 

 

 

你存在的意義,就是愛我。

 

 

01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的臉頰貼在門框上,探出一顆小腦袋看向房間裡的そらる。


  「嗯?」


  「要吃東西嗎?你已經工作一整天了,休息一下吧?」


  語畢,まふまふ端著一杯水走了進來,放在そらる手邊,坐到一邊的床上。


  そら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揉揉まふまふ的腦袋。看著他半瞇起眼享受自己的撫摸、像隻小動物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


  「好啊。」


  そらる將東西收拾完畢便出發到了店裡,兩人點完餐後各自玩著手機,不發一語。


  「……そらるさん,你有沒有聽過『人偶娃娃』這種東西?」兩人坐在座位上等餐,まふまふ手機玩得膩了,抬起頭這麼問道。


  そらる頓了頓,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問他是從哪裡知道這種消息。


  「嗯,剛才網路上看到的。」まふまふ說。正想繼續追問,服務員卻端著餐點走了過來,對他微微笑了下。


  見そらる已經拿起筷子,まふまふ也拿起筷子埋頭吃了起來,沒有注意到對方稍微不自然的神情。



02


  人偶娃娃,又名傀儡。


  它們的外表和一般人無異,應該說它們和人類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只有它們不是人類而是娃娃的這一點而已。


  它們被工匠——也有人稱他們為傀儡師——製造出來,它們是用來愛人的娃兒,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何,因為連記憶都是虛構的。


  它們只知道自己似乎要去愛一個人,只能愛那個人,非他不愛。


  它們不能對那個人以外的人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否則就會死去。


  宛如花朵般凋零。


  以幾滴鮮血及眼淚製成的玩偶,你奢望它會有多堅固?



03


  そらる曾親眼目睹,人偶娃娃隕落的情形。


  那是有一次他和まふまふ去唱KTV,他倆在廁所裡親熱完要回包廂的路上,正巧撞見一對男女發生了爭執。


  那對男女動靜很大,他們在廁所時就依稀能聽到一些對話。總之就是小倆口吵架了。


  男人嚷嚷著和女人交往了這麼久時間都沒聽她說過愛他,女人回嘴道從頭到尾都是男人自己貼上來的,她壓根兒沒有跟他在一起過讓他要點臉,今天是最後一次見面之後少來煩她。


  男人瞪著眼望向臉色微慍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氣後答應了,但前提是他一定要親耳聽到女人對他說我愛你。


  女人登時就炸了,大吼你是小孩子麼不就只是一句我愛你你也要這麼唧唧歪歪。


  話音剛落そらる就感覺到了不對。他看著那女人白皙的手臂出現了不甚明顯的細紋,接著肌膚像是瓷器一般裂了開來,從裂縫中飄出一朵朵淡粉色的櫻花瓣,可它卻是無比脆弱,輕輕一碰便消失無蹤,找不到它存在過的痕跡。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那畫面很美,可そらる卻無法多做停留,轉身將後頭的まふまふ壓回洗手間。


  因為まふまふ也是個人偶娃娃。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疑惑,踮起腳尖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卻被そらる遮住眼睛。


  そらる叫他別管,まふまふ看他嚴肅的表情也不再追問什麼,任憑そらる再度把唇壓上自己的。



04


  雖然說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是情侶關係,但そらる經常是被動的一方,常常都是まふまふ主動求歡。


  そらる不曾對まふまふ說出我愛你。


  沒差啦,反正そらるさん是傲嬌。まふまふ是這麼給其他人解釋的。至少他確定そらる是愛著他的,只是不用嘴巴說而是身體力行罷了。


  「你笑什麼?」そらる看著趴在床上傻笑的まふまふ,遞給他一瓶水。


  「沒事,只是覺得そらるさん下次可以溫柔一點。」まふまふ擰開瓶蓋咕嚕嚕灌了一口,指了指自己腰肢上的指印,嘴角又上揚了些。


  「誰叫你不配合。」そらる說,伏下身在まふまふ的眼角落下輕輕一吻。


  「怪我咯?」まふまふ將臉埋在枕頭裡,抓著水瓶的手臂在床邊晃著,享受著そらる給自己按摩,覺得自己真是個爽人。



05


  “Let'splay a game.”



06


  「そらるさん快點——」


  「快了快了。」


  まふまふ靠著牆壁噘起小嘴催促著そらる,不滿地看著對方懶散的步伐。


  「那麼急幹什麼,遊樂園又不會長腳跑掉。」そらる不以為然。


  「晚一分鐘到達就少了一分鐘可以玩,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まふまふ嚴肅。


  そらる呵呵一笑,沒有再回應他。


  畢竟まふまふ只有五歲,童心未泯,難免。


  「雲霄飛車、咖啡杯、大怒神、海盜船、旋轉木馬、射擊遊戲、碰碰車、鬼屋、摩天輪,這些都要玩到,沒玩完不回家。」到了遊樂園,まふまふ繼續嚴肅,「晚上有煙火秀,我堅持一定要在摩天輪上看。」


  那你自己睡路邊去。そらる心裡罵,看向まふまふ所說的那些遊樂設施,滿滿都是排隊人潮。


  まふまふ彷彿看出了そらる眼底的想法,對他燦然一笑:「那就快點排隊吧。」


  「……」


  算了吧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さん他只有五歲呢。



07


  「好——高——哦——」


  まふまふ閃著眼睛,看著地面上越來越小的人群,扯著嗓子興奮地大喊。


  「坐好,別亂動。」坐在他旁邊的そらる輕聲喝斥,まふまふ只好聽話,乖乖的坐好。


  そらるさん你是老媽子嗎?まふまふ嘟囔道,榮幸地獲得了對方的白眼。


  「你想摔死的話也可以不聽。」そらる哼了一聲,淡淡地說。


  「我能解讀成你在擔心我嗎?」まふまふ偷笑,そらる則把腦袋扭了回去,不想看到まふまふ這副嘴臉。


  見對方不再回話,まふまふ乾脆也閉上嘴巴,偏頭看著そらる的側臉。そらる被他盯得心裡發毛,蹙起眉想給對方一個警示的眼神。不料才剛轉過臉就看到對方的嘴唇動了動,他還沒來得及聽到內容,整個人像是失去了支撐點般直直地向下墜,耳邊盡是令他厭惡的尖叫聲。


  看著身旁的まふまふ臉上那孩子般純真的笑容,そらる也悄悄露出了微笑。


  兩人從大怒神下來後,そらる自然是問起了剛才的事情。


  「你剛才在上面時說了什麼?」


  「嗯?當然是說喜歡你啦。真是的,連這種事都想不到。」


  「哦。」


  「就是哦嗎?沒有其他回應了嗎?」


  「走開,很熱。」


  「誒——」


  說謊了,真是對不起呢。



08


  兩人坐在摩天輪的車廂裡,一個累得夠嗆但另一個還是High到不行。


  「そらるさん你好弱。」まふまふ笑他。


  そらる翻了一個白眼不理他,腦袋一偏撐著下巴看風景,まふまふ也蹭了過來,靠著そらる的手臂玩起了他的手指。


  そらるさん的手指好漂亮。まふまふ說,玩了一陣子後把自己的手貼上去,そらる笑了一聲,反手握了回去,十指緊扣。


  「そらるさん應該知道吧,摩天輪頂端的那個傳說?」沉默良久,まふまふ先開口。


  そらる點頭,笑了:「你也想驗證一下嗎?」


  「好不容易上來了,就試試看吧。」まふまふ也笑了。他看了看外頭,距離頂端還有一點距離,大概還要再等個幾分鐘。


  まふまふ掙開そらる的手,在對方疑惑的眼神中跨坐到他的身上,拉下そらる的衣領,張口就在他白皙的肌膚留下吻痕。


  そらる摸著まふまふ的腦袋,沒有拒絕他的啃咬,「你想在這裡做?」


  「聽說挺刺激的,試試?」まふまふ抬眸望向他,也不管そらる有沒有答應,伸手就去扒他的褲頭,吻上那甘美的唇瓣。



09


  其實そらる一直覺得まふまふ很眼熟,但始終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裡見過他。


  「矮油,そらるさん的情話好肉麻。」まふまふ聽完後發表了意見,理所當然的得到そらる的白眼。


  まふまふ自個兒到一邊笑去了,所以そらる也就沒有看見他眼裡閃過的、那猶如惡作劇成功般的得意光芒。


  まふまふ是人偶娃娃。而そらる正是他該去愛的目標。在KTV看到那個女人偶娃娃崩壞時,そらる才會下意識地不想讓まふまふ看到那副情景。誰也不知道人偶娃娃看到那種畫面會出現什麼變化。


  到目前為止そらる的認知都沒有錯,但他有一件不知道的事,正是因為他不知道這件事,他才會覺得まふまふ非常眼熟,卻熊熊想不起來他是誰。


  因為まふまふ不只是一具人偶娃娃,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傀儡師。


  まふまふ接了そらる的委託,左思右想都不願意讓其他人去愛他,於是把自己做成人偶娃娃,來到了そらる身邊。這聽起來很瘋狂,但まふまふ就是做到了。畢竟他是傀儡界的天才,沒有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


  他覺得,為了そらる而做出一點犧牲不算什麼,所以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把自己變成了枯燥的人偶娃娃,卻沒有虛構自己的記憶,並保留了成為傀儡師而得到的力量。


  雖然有點自私,但為了守在你的身邊,這根本不算什麼。


  反正也不會有人知道。


  まふまふ這麼想,也就真的沒有人知道。


  畢竟他可是天才,這種雕蟲小技對他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10


  摩天輪緩慢地走過了頂端,兩人的呼吸仍然紊亂,明顯還沒走出高潮的餘韻。


  過了一會兒,まふまふ啞著嗓子抱怨:「そらるさん,你幹嘛射在裡面?」


  「你沒說不行。」そらる聳肩,用指尖拭去對方大腿根部的白濁,放到嘴邊吸吮著,「等一下能走嗎?」


  「沒什麼問題,只是看起來很彆扭。」まふまふ邊整理衣服邊說:「還是そらるさん要背我?」


  這提議當然被そらる拒絕了。まふまふ也不在意,坐在そらる身邊,看著外頭華麗的煙火秀,不斷閃爍的繽紛火光映在他的臉上形成模糊不清的陰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まふまふ頰上的紅暈還沒完全褪去,可臉上的表情已經被收拾的一乾二淨,只留下一種そらる看不懂的情緒。肅穆中帶點神秘的美,他的面無表情在煙火的照映下顯得更加莊嚴,像教堂裡不得褻瀆的雕塑,也像一幅名畫靜靜地擺在那兒,任時光流轉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這樣的まふまふ還是第一次看見,そらる一下子就被迷住了。他像個虔誠的教徒,執起そらる的手,在那如陶瓷般細緻的手背上輕吻:「我愛你。」


  原本看著他微笑的まふまふ一瞬間僵住了表情,そらる還沒來得及問怎麼回事就聽見一聲無比清晰的喀啦聲。而這清脆聲響的源頭正是そらる自己。


  「看來這事瞞不住了。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的聲音響起,那和平時完全不同的語氣逼得そらる把目光轉到他身上。


  「你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還是就這樣離開?」看著そらる寫滿震驚的眼眸裡映出自己的臉孔,まふまふ重新揚起了嘴角,卻是露出了難得的苦笑,「一個娃兒從完全體變為碎末,是需要很長的時間的哦。」


  そらる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恐懼還是憤怒,但看著まふまふ平靜如水的俊臉,他彷彿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情緒,只是麻木的點了點頭。



11


  說來話長,長話短說,まふまふ不得不已最簡單快速的說法解釋了始末。他看著そらる的面額表情,握住他逐漸變得透明的手掌,陪他一起沉默,彷彿不說話就能讓そらる停止毀壞。


  這場沉默好像持續了幾千年之久,そらる才抬起臉。墨藍瞳孔裡的情緒太過複雜,夾雜著各種不同的色彩,まふまふ不忍心去看,伸出手遮住了那雙他曾經引以為傲的雙眸。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個傀儡師,你在幾年前把我做出來,對我下達了『只能愛まふまふ』的指令,而我不知道自己是個人偶娃娃,趁著你不在的時候溜出門玩,過了好幾個月都沒有回家?」そらる聽完まふまふ說的話,問了這麼一句。但那口氣吧,與其說是疑問,倒不如說是在確認更為合適。


  「是。」まふまふ點頭,「接著你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人偶娃娃這個東西,陰錯陽差地來到我的鋪子裡,說要給自己做一個人偶娃娃。而我當下恍惚著接下了你的單,事後回過神也不想也不能讓你去愛我以外的人,於是乾脆把自己搞成一個人偶娃娃,關了鋪子來到你身邊。」


  まふまふ並沒有說謊。他的確是人偶娃娃,同樣對自己下達了只能愛そらる的指示,所以まふまふ並沒有違背和そらる的契約。


  但就現在這個結果來說,確實是まふまふ的疏失。因為從來沒有人做過把自己改造成人偶娃兒這種荒唐的傳聞,所以まふまふ也不知道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


  但現在他知道了。若有人成功把自己改造的話,那個「人」從某種意義上已經從這世界上消失了,取代他的就是成為了人偶娃娃的「自己」。


  所以そらる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畢竟這個「そらる」是在まふまふ還是傀儡師的時間點被做出來的,當時まふまふ也沒有要把自己改裝成人偶的瘋狂想法。


  「難怪我就覺得你很眼熟。」そらる說。聽到自己的真實身分後,他並沒有過多的情緒,只覺得心中那片雲霧一下子散了開來,一切都清楚了許多。


  まふまふ笑了一聲,放下手,沒有多做表示。此時そらる完整的部分只剩不到三分之一,大半的身體已經沒了,一片片的花瓣鋪滿了車廂地板,不禁讓そらる有些疑惑:「這些花瓣不是碰到實體物就會消失嗎?」


  「人偶消失的方式因人而異,那個女人是因為主人的關係不得不以那種方式離開。」まふまふ解釋,末了笑了一下,「我怎麼可能會隨便讓你輕易的離開?」


  そらる哦了一聲,看著自己的手從指尖開始剝落,左搖右擺地掉到地上。當整隻手臂都變成花瓣後,空氣中的血腥味也稍微濃烈了些。



12


  「現在這模樣還不如一槍斃了我。」そらる哼著歌,從透明的車廂反射看到了現在的模樣,忍不住停下歌唱抱怨了一句。


  「怎麼會,明明很美的。」まふまふ說,將腦袋擱在對方那即將消失不見的肩膀上,「你知道嗎?你開始崩毀的那一個瞬間我很害怕,因為你是傀儡師時期的我的得意作,是最完美的,沒有之一。」


  「我之前有想過,如果發生了這種意外的話,以我現在的能力,要再做出一個『そらる』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很多事情還是要真的發生了才會知道行不行。就算我又做出一個你又怎麼樣?就算兩個『そらる』在外觀上沒有絲毫差異又怎麼樣?那個そらる已經不是原來的這個你了。」


  「要我再愛那個そら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看著他的眼睛我也許會感到心虛、恐懼,甚至崩潰。」


  「好麻煩啊,我明明已經不是人類了,卻還背負著這樣複雜矛盾的情感。そらるさん你說這是為什麼?明明、明明我都用藥劑把自己的心臟強制停止跳動了,果然還是該麻痺大腦嗎?但那樣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也說不定。」


  まふまふ咬著牙把已經沒有支撐點的腦袋抬起來,還想說些什麼,卻被そらる用眼神制止了。


  「你想要做什麼就做吧。雖然你說我是你的得意作,雖然你愛我,就算是成了戀人我也只是你的一個作品而已,我沒有理由去阻止你的任何作為。還有啊,感情這個東西並不是說你變成非人類就能消去的。如果真的能這樣的話,為什麼我們人偶娃娃會有感情?甚至會不聽傀儡師的命令去愛目標以外的人呢?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除非你是石頭,否則的話,就一定會產生感情。」


  そらる的聲音很微弱,顯然快要不行了,但他還是死撐著說完這段話。まふまふ拚命壓住的眼淚立刻浮上眼眶,就算拿手背去擦也會有新的液體補上,但還是堅持著沒有讓它掉下來。


  因為そらる說過,自己哭的樣子,他不喜歡。


  「還有一件事,まふまふ。」そらる看著紅著眼眶的まふまふ,已經不再完整的臉龐露出一個寵溺的笑,如果そらる的手還在的話,現在肯定摸上まふまふ的腦袋了:「我存在的意義,就是愛你。」


  接著,整個車廂裡就只剩下まふまふ一個人了。陪伴著他的,只有滿地的花瓣和血腥,以及他自己的哭聲。


  已經沒有人看著自己了,所以眼淚什麼的,就讓它肆意出走吧。



13


  まふまふ從摩天輪車廂走出來的時候,手裡捧著一朵鮮紅的花。


  「不好意思,請問紀念商店裡有賣玻璃罐子嗎?能把這朵花放進去的那種大小。」まふまふ問櫃檯人員。


  紮著馬尾辮的小女生滿臉笑容,對まふまふ點了點頭,替他把罐子找出來。她看見了他手裡的紅花,就問這是什麼花。


  「應該是罌粟吧,我也不確定。」まふまふ聳肩。


  「是哦,罌粟不是有毒嗎?客人您可要小心一點呀。」女孩提醒道。她摸摸下巴,似乎在回想些什麼,「嗯,它的花語好像是……安慰、死亡、傷害呢!」


  まふまふ微愣,很快地回過神朝女孩笑了一下,說:「我挺喜歡這花的,謝謝妳告訴我它的花語。」


  そらるさん這個人,的確有毒啊。まふまふ淺淺地嘆了口氣,望著手裡的花兒,這麼想。


  まふまふ看著那大小適合的玻璃罐子,在女孩的幫忙下將鮮紅的花朵放了進去。他捧著透明的罐子哼起了歌,正是そらる不斷反覆唱著的那一首。


今更 はら はら はら はら 花を見上げている

あなたは カナカナ カナカナ 歌を歌って逝く



End.




>

晚上好啊各位!!!!(大聲吼(幹什麼

非常不好意思先前把這篇文刪除了。因為寫的太亂不忍直視,再加上禮拜六跟女票出去玩的時候談到這篇文有蠻多沒有寫出來的畫面,討論了一下後決定,補上去!

但好像沒把我想表達的感覺寫出來_(:3」∠)_……算了吧(噫

人偶娃兒被操控的悲哀、まふ成為了傀儡卻保有人類的複雜感情、他面對第二個そらる時的逃避等等都是由我自己的想法及經驗去做一些修改。這篇只是在描寫我心中的愛情的醜陋面而已,大家別認真(??


以下這裡就是公告了。變得小嚴肅(

一、雖然說我更新的本來就不勤,質量也不高,但我最近的更文頻率又要下降了……實在是高中課業有點兒重,沒辦法分心去做別的事情,不然就要像這次段考一樣給班上墊底了。

二、近期不寫葉黃了(沒錯就是那小婊砸害的),可能全職同人都不會有作品了,寫了應該也只給親友吃吃,實在非常抱歉。

最近興致不高,雖然班上CP閃瞎我的眼但不知怎的還是沒啥動力。可能需要沉澱一下吧。這陣子想的都是長篇,為了不坑掉我打算等全部寫完再發,都是そらまふ,月まふ會用三十題來寫。


以上,謝謝各位~~


20151027

 
评论(3)
热度(53)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