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歌頌者(一)

CP:そらる×まふまふ

BUG請無視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把之前的放的稍微修改了一下,造成困擾非常抱歉(°ཀ°)

 

 

-:+:-:+:-:+:-:+:-:+:-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候的事了。

 

 

そらる坐在吧台的高腳椅上,搖晃酒杯,聆聽冰塊撞擊杯壁的細微聲響。

 

他拒絕了酒保添酒的詢問,望著融化的冰塊和杯內琥珀色的液體混為一體,發著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直到他旁邊的空位擠上一個人,朝他打了聲招呼。

 

他轉過頭,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似乎是想搭訕他。そらる怔了怔,給對方一個禮貌卻冷淡的微笑,便重新將目光轉回他的酒杯。那人見狀,尷尬地笑了一聲,也識趣的離開了。

 

說實在的,そらる並不太喜歡這種隨意向陌生人搭話的行為,但在酒吧裡,這種事也是難以避免度。

 

そらる嘆了一口氣。他不是明知故犯,而是只有這家酒吧才能讓他放鬆心情。

 

吵雜卻寧靜。

 

他哼著小曲,指尖在佈滿水滴的杯壁上胡亂劃著,沾在手指上的水珠隨著他的動作滑了下來,流進指縫間、手背,鑽進了襯衫的袖口。冰涼的感覺讓他冷靜了些,使得他能夠開始思考工作上的事情。

 

想著想著,一道軟軟的嗓音從酒吧前方的舞台傳進そらる耳裡。他看了過去,發現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位抱著吉他的青年,坐在高腳板凳上和觀眾打著招呼。

 

「新來的?」そらる問酒保。

 

そらる是這家店的常客,裡頭的人多多少少都記得他。聽そらる這麼問,酒保點點頭,「前天來的,大學生打工。他聲音挺不錯,你仔細聽聽。」

 

そらる「哦」了一聲,靜靜聽著那個人撥弄琴弦,優美的旋律自指間流出。

 

他輕輕的唱了起來,酒吧內的客人一個接著一個停下交談,帶著些許訝異的目光望向台上的年輕人,そらる更是驚艷不已,他平常就喜歡唱歌,偶爾也會從事一些和音樂有關的工作,他一聽就知道這個人很有潛力。

 

「他叫什麼名字?」そらる想也沒想,脫口問道。

 

酒保聳聳肩,「不告訴你。」

 

そらる無語。

 

「不過,」酒保又道:「他唱到晚上十點半,會從員工後門離開。你要是真的那麼想知道的話,可以親自去問看看。」

 

そらる微怔,隨即朝酒保笑了笑:「賣我關子啊?」

 

「還好。」酒保也笑。

 

但最後そらる沒有去員工後門堵人,因為他實在太想睡覺了,而且明天還要早起。他讓酒保叫了輛計程車,踩著不怎麼穩定的腳步走到門外,車輛刺眼的大燈使他不得不瞇起眼睛,又往後退了一些。

 

一個人站到他的身旁。そらる下意識轉頭去看,發現這個人好像是那個新來的駐唱。

 

居然比我高?這是そらる那顆已經意識不清的腦袋第一個跳出來的想法。

 

長得不錯嘛,不過沒我帥。這是他的第二個想法。

 

 

今天老闆說讓新員工提早離開。

 

於是新員工まふまふ收拾好東西,朝店裡的人打過招呼,背著他的寶貝吉他朝員工後門走去,剛走出幾步就看到前方有幾個小混混起了衝突。まふまふ愣了愣,趕忙躡手躡腳溜回店裡,解釋過外頭的情況後便推開大門走了出去。

 

まふまふ想了想,打算坐計程車回去,便站出去幾步,見一輛計程車駛來,他伸手攔車。

 

車速漸緩,但司機卻朝他搖了搖手。他微愣,接著便看到剛才站在一旁的男人走了過去,進車前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下,對他說:「你要一起搭嗎?」

 

「啊,好!」まふまふ連忙應聲,跟在男人身後鑽進車內,「謝謝。」

 

「不會。」男人說,まふまふ覺得他嘴角的微笑很好看,「哪個方向?」

 

まふまふ報了一個大略的位置,只聽男人「嗯」了一聲,吩咐司機開到剛才他說的地方後便閉上眼睛,均勻的呼吸聲傳進まふまふ耳裡。

 

嗯嗯嗯嗯嗯?睡著了嗎?!まふまふ瞠大雙眼望著這個男人,一隻手伸在半空中,猶豫著要不要叫醒他,但如果真把他弄醒的話,這又是一個非常尷尬的場面。

 

糾結了很久,まふまふ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車內的溫度很暖和,他伸展微涼的手指,靠上柔軟的椅背望著窗外燈火通明的街道,電台DJ播放的是近期流行起來的歌。他跟著哼唱起來。

 

他沒有注意到身旁的男人在他哼歌時悄悄勾起了嘴角。

 

幾首歌曲的時間司機已經將車子開到目的地。車錢是そらる付的,まふまふ連阻止都來不及阻止就見他跳下車,他也不好耽誤司機的時間,抱起吉他也匆匆離開車內。

 

外頭的冷空氣猛地撲到まふまふ的臉上,他身上的寒毛一下子全豎起來了。

 

他將吉他甩回背上,朝正在整理皮夾そらる鞠了一個躬:「非常謝謝你!那個,車錢要不要我出一半……?」

 

「不用。」そらる看了他一眼,說。

 

「咦?這樣多不好意思,我還是……」まふまふ說到一半,鼻子一癢,後半段的話全變成了被他掩在雙手中的噴嚏。

 

見他手忙腳亂找紙巾的模樣,そらる竟覺得有些可愛。他將頸間纏繞著的暗色圍巾拿了下來,扔到對方的肩膀上,看似隨意的替他繞了幾圈。

 

「誒?」まふまふ自然是被嚇了一跳,就連手裡的面紙也掉到地上了。

 

「你的聲音很好聽。」そらる突然說道,看著對方受寵若驚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出來。他將面紙拾起,塞回まふまふ手中:「我明天下午下班後,大概六點吧,會去酒吧。如果不好意思的話,就請我吃頓飯吧。」

 

語畢,そらる轉身便走,不給まふまふ叫住他的機會。

 

まふまふ呆站在原地,直到那抹深色的身影和黑夜融為一體,他才回過神,鼻尖縈繞著那條不屬於自己的圍巾所飄散的、那男人身上好聞的香氣。應該是香皂的味道吧,他想。

 

吸了吸鼻子,まふまふ將鬆垮垮的圍巾拉緊了些,對著手中的面紙又發了很久的呆才把雙手插進口袋裡,慢吞吞地走回家。

 

他將半張臉埋進圍巾裡,讓自己微紅的臉頰藏在裡頭,撫著胸口離去。

 

走出一段距離後そらる轉頭確認那人沒有跟上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他的內心開始崩潰了。

 

問人家要不要一起搭計程車,把自己的圍巾給人家戴,順便還把人家明天的美好夜晚給約走了。

 

約了就算了,可他連對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行,你真行。そらる在心裡稱讚自己。

 

明明自己就不喜歡被搭訕了,但剛才卻去搭訕一個看著清純的大學生,還給他成功了。到底一開始そらる為什麼要開口問他要不要一起搭車?他自己想不明白,於是把責任推卸給酒精。

 

回到家裡,そらる將脫下來的外套和毛衣扔在沙發上,拎著換洗衣物進了浴室,擰開熱水,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被冉冉上升的水氣給變得模糊不清。

 

熱水順著他的身體線條流到大理石地板上,亂糟糟的思緒也隨之帶入排水孔內。

 

不過二十分鐘,腦袋上頂著一條毛巾的そらる走出浴室,頭髮擦得半乾,冷空氣迎面撲來,他趕緊溜回了臥室。好在洗澡前他已經開了臥房裡的暖氣,房間被乾燥溫暖的空氣包圍,雖然不比浴室暖和但也不至於讓人感到寒冷。そらる一手著擦頭髮,另一手拿著手機翻看,安靜得連外頭行人的交談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又過了一會兒 ,そらる把毛巾扔到椅背上,依依不捨地又看了幾眼手機才放下它。摸摸已經乾得差不多的頭髮,他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反手按下床頭的電燈開關,讓本就昏暗的空間在一剎那陷入不見五指的黑暗。

 

視野裡沒有一絲光線,耳邊也只有自己的呼吸聲。這樣的條件在平常是可以讓そらる完全放鬆下來的,但今天卻怎麼樣都睡不著。そらる望著天花板,尋不著光的眼睛帶著倦意,身體卻不想聽從大腦的指令,像個青春期的叛逆少年,偏要和長輩唱反調。

 

就這樣翻來覆去了好久,そらる摸黑抓過手機,按開屏幕看看時間,刺眼的強光逼得他瞇起雙眼。他模糊的看到了螢幕上的數字,倒抽一口氣,瞬間失去了逼迫自己睡去的動力,乾脆把手機推到一邊,拉過被子蒙住頭,開始思考工作上的事情。

 

 

Tbc

 

 

 

>

改了一些部份重發,刪文抱歉 

這歌頌者沒意外會有4篇,第二篇估計下禮拜出來

估計。 

(強調個屁

 

20151205


 
评论
热度(33)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