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歌頌者(三)

CP:そらる×まふまふ
BUG請無視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前文:(一)(二)
  
  
-:+:-:+:-:+:-:+:-:+:-
  
  
  
「所以說,」そらる雙手環在胸前,靠著牆看著趴在吧檯上已經喝到滿臉通紅嘴裡還不知道在說哪個星球的語言的醉鬼,他覺得自己已經預見了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又要我帶他回家了?」
 
「不要說『又』嘛,そらるさん。」經理聞聲轉過頭,大步走到そらる身旁把他拉進店裡,「我一開始也是不願意叫你過來的,只是……」
 
經理說到一半就閉了嘴,そらる皺起眉不耐煩地道:「只是什麼你倒是快說啊。」
 
「你自己過去看看吧。」經理朝吧檯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そらる嘖了一聲,拍掉經理抓著他手臂的手朝吧檯走去。
 
酒吧已經打烊了,此時店裡除了經理和幾個還在收拾打掃的工讀生外沒有其他人。這隻醉鬼的胡言亂語和搬動桌椅的聲音混雜在一起,そらる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也不想聽懂。現在他只想把人弄清醒點,省得把他扔到家後還得伺候他一番。
 
拍了拍まふまふ的臉頰,沒什麼反應。そらる聳肩,把人連拖帶拉的帶進員工休息室扔到沙發上,一點也不溫柔的動作足以顯現出他現在不太美麗的心情。
 
そらる從櫃子裡翻出毛毯蓋在まふまふ身上,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感覺まふまふ醒來還要一段時間,そらる掏出手機,一屁股坐到另一邊的沙發上,整個人癱在那兒滑起了手機。
 
目光雖然停留在手機螢幕上,但心思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和まふまふ認識過了一年,他是個什麼樣的人そらる自覺已經了解得差不多了。可有時候他會覺得,自己所知的まふまふ並不是真正的那個他。
 
好像有什麼東西,被他刻意隱藏起來了。
 
まふまふ心情好了就笑,心情不好就噘嘴生悶氣,或是像個小孩子似的無理取鬧。這樣一個喜怒形於色的人,不想讓他人知道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事?
 
也許まふまふ說出來後,他們可以成為世界上最親近的人。そらる偶爾會這樣想。畢竟他倆處得很好,幾乎是不無話不說的那種,雖然そらる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扮演傾聽者的角色,不過まふまふ也說得很開心就是了。
 
縱使そらる好奇,但まふまふ都沒開口,他們也只認識一年的時間,そらる也就不好意思問了,更何況他其實並不是真的那麼在意。
 
「也有可能什麼事都沒有啊……」そらる揉著眉心低喃著,看了眼仍在熟睡的まふまふ,放輕腳步走出休息室。
 
外頭一片昏暗,只剩下吧台那亮一盞黃燈,還有換回私服的酒保趴在那兒。そらる以為他睡了,想回去休息室繼續發呆時身後卻傳來一聲呼喚,嚇得そらる整個人都抖了一下,捂著胸口轉身瞪人。
 
「スズム你搞什麼。」そらる白眼,沒好氣的說。
 
「原來你那麼膽小啊?」被稱作スズム的男人咯咯勾著嘴角,手撐著臉頰看著他。「你們在裡面幹什麼?都過一個小時了耶。」
 
「我怎麼知道他那麼會睡。」そらる聳聳肩,返身回休息室把燈關上,搔著後腦坐到高腳椅上,「他怎麼醉成這樣?」
 
「某人今天不過來沒告訴他咯。」スズム給他倒了水,嬉皮笑臉地看著他:「你至少也跟他說一下原因嘛,別說道歉了,一則訊息都沒有傳過來。他一個人坐在那兒喝悶酒還要被搭訕我看了就心疼哦。」
 
「人家喝悶酒被搭訕是關你什麼事了。」そらる白了他一眼,哼了一聲。
 
「呵呵,你不心疼?」スズム笑著問,可說出來的話卻讓そらる沉默了。
 
見他不說話,スズム挑起眉毛,又道:「まふまふ今天可是把他這個月的工資都給喝光了啊。他醉成這個樣子,要不你就把人家帶回家照顧一下吧?」
 
「啊?憑什麼我要——」
 
「就憑他對你的一片真心。」他打斷他,笑容依舊,可語氣卻比之前來得認真許多:「你可能會說是他自己要這麼做的不關你的事,可我知道你對他比對其他人都還要好。說真的,你並不反感他這麼對你,對吧?」
 
そらる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哎我說你這個人啊!」見他這反應,スズム急了:「我跟你認識幾年了你怎麼還是這個死樣子。就不能坦率一點嗎?總是這樣什麼都不說,難怪まふまふ他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今天會喝那麼多也是因為你啊!」
 
「因為我?」そらる挑起眉,有些不以為然:「是他自己要喝的,關我什麼事?」
 
そらる這模樣讓スズム倒抽一口氣,「我以為你有察覺到的。」
 
「哈?」
 
「他今天喝酒的時候,可是一直在唸你的名字啊。」スズム輕輕地說道,目光落在休息室的門板上,裡頭帶著些不知名的悲傷。
 
そらる被他搞得一頭霧水,「スズム,你到底在說什麼?」
 
スズム轉過頭,也沒說話,就是這麼盯著そらる看,看得そらる心裡發毛。
 
そらる伸手把スズム的臉拍到一邊,不耐煩地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沒什麼。」スズム收回目光,露出和平時相同的笑容,「有些事由我說應該不太合適。等まふまふ醒來,你自己去問他吧。」
 
我想,他應該會對你誠實的。
 
「你去把他叫起來吧,我可以順路送你們回家。」スズム不給そらる反問的機會,甩著食指上的車鑰匙,特別加重「你們」二字,惹來そらる的白眼。
 
そらる起身去休息室叫人,スズム穿好大衣倚著牆,聽著從休息室傳出各種粗暴的聲響,不禁汗顏。
 
片刻後,スズム看著そらる把人給帶了出來。まふまふ像個八爪魚似的,兩條手臂緊緊黏在そらる身上,哇啦哇啦的在亂叫。そらる雙手一攤,スズム也聳聳肩,誰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鎖了門帶著這個醉鬼離開店裡。
 
現在已經凌晨兩點多了,街上冷冷清清的,連路人都沒幾個,除了偶爾奔馳而去的汽車引擎聲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多餘的聲響。
 
那麼まふまふ在鬼吼鬼叫的聲音就更加清晰了。
 
「閉嘴!」そらる受不了了,用比他還大的音量吼道。
 
路上清靜了。
 
可不到一分鐘,まふまふ又開始蠢蠢欲動,唱著他的自創曲。
 
「唉,這樣不行啊!」スズム嘆氣。
 
「不然我和這傢伙在這邊等著,你去把車子開過來?」そらる出主意。
 
スズム連忙拍手點頭,嘴上卻抱怨著:「你怎麼現在才說啊?」
 
「我剛剛才想到的,好嗎?」そらる沒好氣地說,揮手趕人:「去去去,趕緊的,這天氣還要在這兒吹冷風我可受不了。」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スズム認命地跑了起來,不過一會兒便看不清他的影子。
 
そらる盯著那逐漸遠去的背影,轉頭看向倒在他肩上囈語的まふまふ。
 
「唉……」そらる深深嘆了口氣,伸手替まふまふ整理那頭亂糟糟的頭髮。
 
你呀,是夢到了什麼呢?
 
スズム沒有讓他們吹太久的冷風,不過一會兒就讓他們上了車,飛快地往そらる家開去。
 
「喂,不是先把他送回家嗎?」そらる一腳踢在駕駛座椅背上,嚇得スズム差點撞上行道樹。
 
「まふまふ都醉成這樣了,你就照顧一下人家嘛。」スズム回答,遲疑了一下,不怕死地補了一句:「你……應該不會趁人之危吧?」
 
そらる黑著臉抬起腳,往椅背上又是一腳。スズム趕緊踩下煞車。要是真的撞樹他可就笑不出來了。
 
但他突然一個煞車可讓そらる的腦袋狠狠地和椅背親密接觸,而スズム非常清楚的聽見そらる爆了粗口。
 
要死!
 
スズム馬上閉緊雙眼準備迎接そらる的暴打,過了一會兒發現對方好像沒有要攻擊的意思。他扭過頭,看見原本該落在自己腦袋上的拳頭舒展開來,そらる的大手覆在已經睡著了的まふまふ的額頭上,似乎在保護他不去撞到椅背。そらる微微低著頭,凌亂的瀏海蓋住了他的臉,スズム看不太到他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但也猜出個大概了。
 
スズム打了個寒顫,決定閉上嘴乖乖當司機。
 
三人上車時已經過了兩點半,そらる家距離酒吧有一段距離,加上スズム不知為何的沉默,以及身旁まふまふ均勻的呼吸聲,そらる終於忍不住打起了瞌睡。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吧,スズム將車子停在路邊,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喊著後座熟睡中的兩人:「喂,起床啦!」
 
沒有人回答。
 
「兩位客人,目的地到咯——」スズム伸了大大的懶腰,毫無攻擊力地威脅道:「再不起來就把你們扔路邊啦?」
 
還是一片寂靜。
 
スズム沒理他們,又闔眼休息了一會兒才轉頭叫人,可剛要開口就被眼前的景象給怔住了。
 
「這兩個傢伙,真是……」スズム看著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互相靠著頭熟睡的模樣,無奈地笑著。他下了車,繞到後面開了車門,搖著そらる的肩膀:「到你家啦,快醒醒——」
 
そらる皺著眉睜開雙眼,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在原位呆坐了一陣子才回過神來,慢吞吞的問道:「到了?」
 
「嗯。」スズム點頭。
 
そらる看了眼腕錶,再看看倒在他肩上睡得很香的傢伙,「哦」了一聲,鑽出車子把まふまふ從裡頭拖出來,將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摸出鑰匙後扶著人往自家公寓走去。
 
「要扶你們嗎?」スズム看著兩道搖搖晃晃的身影,實在很擔心他們待會就會倒在電梯裡了。
 
「不用。」そらる頭也不回的說,揮揮手扶著まふまふ緩慢的進了公寓的大門,留給スズム一個瀟灑的背影。
 
雖然そらる這麼說,但スズム還是站在原地看著他倆慢慢上樓,直到某層樓的某扇窗戶亮起來後,他才轉過身回到車子裡,坐在駕駛座上發呆,整個車子裡靜得不可思議。
 
他從來沒想過可以從そらる的臉上看到那樣的表情。
 
他們認識的時間長達好幾個四季,スズム自認是最了解そらる的人。畢竟他們幾乎無話不談,小至昨天的晚餐吃了什麼,大到自己的人生觀,甚至對方交的每一個女朋友都能準確的叫出名字來。
 
對於這麼深厚堅定的友誼,スズム實在沒有什麼好不滿意的,但他就是不怎麼滿足於現狀,因為他喜歡そらる。
 
不是朋友的喜歡,而是想要佔有對方的那種男女之情。
 
他喜歡自己最好的朋友。
 
スズム覺得自己不應該,他害怕被對方知道這份感情,於是他將它深埋在心底,女朋友也是交了一任又一任,就好像他從來沒有喜歡過他一樣。
 
就好像そらる不喜歡自己那般。
 
也許是スズム的演技太過逼真,又或者是そらる太過遲鈍。後者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心情,兩人的互動對話就和先前無異。這讓スズム哭笑不得,實在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應該是高興多一些吧,因為スズム不覺得そらる會是彎的,直到まふまふ的出現,他才知道原來そらる也可以有那麼溫柔的一面,他對女朋友可都沒有這麼體貼過。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好上之後,スズム不只一次去試探そらる的心情,得到的都是一些曖昧不清的回答。這讓スズム有點浮躁。
 
可能そらる也還不明白吧。スズム這樣安慰自己,但隨著時間流逝,坐在高腳椅上的兩人交情也越來越好,明明只隔了一個半米寬的吧台,スズム卻覺得自己和他們之間多了一條溝壑,使他有時候經過他們面前時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有時甚至只能以沉默的笑臉面對他們。
 
スズム每次都在心裡告訴自己算了吧,就這樣吧,そらる不會喜歡自己的啊,卻還是放不下。
 
「……真愛,是可以心甘情願地希望對方得到幸福。」スズム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句話,不禁笑了起來。可能自己對そらる還沒有到真愛的那種程度吧,畢竟,看著他倆開心的笑容,スズム總是會有股鑽心的痛,希望そらる也能這樣對著自己笑。
 
「很心酸吧,那麼喜歡的人卻沒辦法擁有。」就連他的一舉一動,現在都不屬於自己了啊。
 
 
TBC.
 
 
 
>
各位客官,聽我解釋,最後面スズム的心聲完全是個意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Д⊂ヽ
預計下篇完結!

 
评论(3)
热度(26)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