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ズそら】kiss me kill me《序章》

スズそら
殺手paro

OOC,勿帶三 
 
 
 ▷
「吶,你說,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呢?」
まふまふ戴著一雙黑色皮手套,食指轉著一把槍,笑吟吟地詢問在他面前不斷發抖的男人。
「我、我不知道!」男人瞄了眼躺在他身旁的同伴的屍體,害怕地看著滿臉笑容的まふまふ。
他們現在在一個廢棄已久的停車場裡,監控和柵欄等等的機器早就壞掉了,也沒人看管,是個免費停車場。
照理說這停車場的生意應該會很好,但因為這裡時不時就傳出鬧鬼的消息,敢來這裡停車的人一天比一天少,到最後只剩下少數不信邪的人會來,和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會在這裡進行。
幾個小時前,男人奉上頭的命令帶著指定的東西在這裡等人接應,於是他和一個同伴在這鬼地方待了半個鐘頭才看見一輛車子駛進來,可下車並走向他們的卻不是上頭說的那個人。
剃平頭?小鬍子???男人揉揉眼睛又認真看了一次,徐步走來的男子非但沒有剃平頭,臉上更是乾乾淨淨,一點鬍渣都沒有。
男人懵了。這棟建築本來就沒什麼人來,何況現在大半夜的,難不成是來試膽的?
「喂,你!」男人氣勢洶洶地朝他喊了一聲,「來這幹什麼?」
まふまふ沒回答他,反問道:「是田中先生嗎?」
「啊?」田中愣了一下,囂張的氣焰稍微收斂了一些,「是上頭派來的人嗎?」
まふまふ笑了笑,沒有回答。他走向男子身後的車子,打開後車廂看了眼裡頭的東西,滿意地點點頭,不急不徐地摸出一把槍,臉上帶著和剛才無異的微笑抵在驚呆的田中額頭上。
「不要亂動哦。」瞅見他的同伴掄起球棒衝了過來,まふまふ又掏出一把槍指向他,冷著聲音警告。
可同伴並不理會警告,球棒一揮把まふまふ手上的槍打掉想趁機攻擊他,而まふまふ不知從哪裡弄出一把小刀,在球棒擊中自己之前將刀刃射向他的大腿,中了。
長達十公分的軍刀整個插進腿裡,同伴瞬間倒在地上想把刀子拔出來卻使不上力氣,惹來まふまふ的譏笑。
「真是傻啊。」まふまふ說道,轉回頭看著手無寸鐵的田中,訕訕一笑,槍托用力打在他後頸的穴道上,白眼一翻,整個人倒在まふまふ身上。
「哎喲,好重啊。」まふまふ一邊抱怨一邊把田中拖到車子旁,很貼心的幫他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走到那個同伴的身旁,蹲下身托著腮看他不斷掙扎的模樣,哧哧地笑著。
沒過幾分鐘,那同伴也暈過去了,まふまふ挑起眉毛,掏出手機打電話。
「喂。嗯,我完成了。好,快點喔。」
收起手機,まふまふ跑到牆邊看夜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的田中醒過來了,盯著まふまふ看了三秒鐘才想起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才剛坐直的身體瞬間又軟了下去,全身止不住的顫抖。
嘛,大概是發生了這樣的事。
聽到田中說他不知道,まふまふ長長地「哦」了一聲,說:「沒關係,我也不在乎。」
田中不知道該說什麼,索性閉起嘴,希望乖巧的模樣可以讓這個男人放自己一條生路。
まふまふ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樣,蹲下身,咯咯地笑了,「我現在沒有動手是因為待會兒會有人來接你喔,他還特地交代我先不要殺你呢。」
田中的臉色又白了一層。
「要不要猜猜是誰啊?」
田中用力搖頭。
「沒勁兒。」まふまふ撇撇嘴,看了眼手錶,笑容又爬回他的臉上,「他快到了喔。」
「在他來之前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まふまふ站起身,收起槍,走到他的同伴旁邊——流了這麼多血大概也死了——拔出他腿上的刀子甩了甩,又笑容滿面的走了回來,「你聽過凌遲嗎?」
田中僵硬的點頭。
「現在這個只是我的副業,我主要以駐唱歌手為本職。」まふまふ拉起田中的衣服擦拭刀子上的血跡,「我來唱歌,你來猜我唱的是哪一首,沒猜對就切一片。怎麼樣?」
まふまふ這個問題等同於沒問,他直接就開始唱了。而田中,一個街頭的混混,平常根本沒有聽歌的習慣,面對這個遊戲,他知道他輸定了。
「到此為止了!」
まふまふ正唱著呢,沒想到卻從另一邊傳出聲音。田中嚇了一大跳,差點直接跑走。
まふまふ看著來人,不滿道:「掃興!」
「你下手也輕點嘛。」那人看了眼倒在血泊裡的男人,責備道。
「我現在會在這裡可都是因為你的一句話啊喂。」まふまふ扔開軍刀,「你自己善後啊!」
「喂等等啊我還有話跟你說呢!」那人連忙說道,「我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你認真想過了沒?」
「你是說そらるさん?」
「對啊。」
「你會被捅死的我跟你講!」まふまふ高聲恐嚇道。
「你就幫幫我嘛——」那人軟下聲音,聽得田中一聲雞皮疙瘩起來。
「哎好啦好啦你不要晃我。」まふまふ把那人推開,皺著眉說:「我只幫你讓そらる接近你,剩下的你自己努力,啊?」
那人猛點頭。
「還有,他如果真的捅死你的話,我不負責。」
「你一定要詛咒我嗎?」那人愁眉苦臉地說。
「是啊。」まふまふ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伸了個懶腰,說道:「幫你這個忙也是把我的命賭上去了,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啊。」
「你是說そらる也會捅死你嗎?」那人笑了。
「大概吧。」まふまふ把沾上血跡的衣服脫下來扔給那人,轉身離開了。
他倆講了這麼久的話,田中全部聽在耳裡,也認出那個人是誰了。
「你、你是那個老大——」
聞言,那人皺起眉毛,彎下身和田中對視:「太難聽了,我不喜歡。」
田中不敢說話,生怕下一秒他就會把自己給一槍崩了。
「不用這麼戰戰兢兢的,你可以直接叫我スズム,我不在意。」スズム笑了笑,語氣比まふまふ客氣,可散發出來的氣場卻比他可怕不知道多少倍:「我有些事情想要問問你,可以跟我回去嗎?」
 
 
 

佔tag抱歉TTTTTTTT
學校公訓七點集合,同學又約了吃早餐,我五點半就必須起來了,幹
沒頭沒尾寫了這章,起因是覺得這樣的mafu很帥,到最後就想說拿來當序章好了,不然正文會寫得很凌亂
喜歡這樣的mafu💙(雷包

 
评论(2)
热度(17)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