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我看不見你三十題(1~10)

CP:そらる×まふまふ
我看不見你三十題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00
這一切都要歸咎於那天吞下肚的酒精。
 
 
01
「跟著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嘔……」
 
把醉到在瘋言瘋語的そらる拖進玄關,スズム將人扔在地上,撐著腰踢了そらる一腳。「到你家了,自己去換衣服。」
そらる皺著眉呻吟了幾聲,瞇著眼睛看了看四周,慢吞吞的站起來,扶著牆東倒西歪地走向客廳,「砰」地整個人栽進沙發裡了。
臥靠這個人要窒息了!スズム暗叫不好,衝上前把そらる從沙發裡拔出來,順便打了他兩個巴掌要他清醒一點。
「很痛啊,死狐狸。」そらる吼,豎起眉盯著スズム。他沉默了好一陣子,開口命令道:「水。」
「………好,在這等著啊。」スズム無奈,快步到廚房找杯子去了。
這廚房也太亂了吧……看著堆著大量微波食品包裝的流理台,スズム嘆了口氣,把倒水的事情擱一邊去,捲起袖子開始忙碌了。
把流理台上的垃圾清乾淨後,スズム才帶著熱水去客廳找そらる。
「水來囉。」スズム叫了一聲,看見そらる坐在沙發上一動也沒動,走過去拍了下他的肩膀,好奇地望著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盯著陽台看的そらる。
「你看,」還沒等スズム開口,そらる搶在他前面問道:「陽台外面是不是有人?」
「哈啊?」スズム聽話地朝そらる所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窗外一片黑漆漆的天空,和幾點零星的燈火。
「你看錯了吧?這種時間了沒人有那個興致爬到你家偷看你的。」
「唔。」そらる揉了揉太陽穴,看起來頭又開始痛了,「也許吧,水呢?」
「這裡。」スズム把水放到桌子上,向そらる揮揮手,走了。
 
 
02
そらる的房子雖然說不上整齊,但至少他記得住自己的東西放在哪裡。
奇怪的是這陣子そらる的東西偶爾會莫名其妙,有時是換個位置,有時則是一些細微的移動。前者的案例比較少,可後者的次數就多到讓そらる感到有點可怕。
比如說玩完遊戲後,原本放在手邊的馬克杯手把突然轉了一百八十度,又或者是本該待在信箱裡的信件卻在早上起來之後整齊地擺在茶几上,之類的。
そらる平靜地看著那疊信,內心的波瀾和他的表情形成強烈的對比。猶豫了一陣子,他果斷拿起手機撥給スズム。
『喂?』スズム的聲音從話筒傳出來,配上電話那頭隱約的古典音樂,充分地顯現了他的悠閒。
そらる聽到對方如此慵懶,自己卻在這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小宇宙頓時爆發了,冷著聲音丟下一句「十分鐘內到我家」就切斷了電話。
『什麼,我到你家少說也要半個小時啊!喂、喂!そらる!!』スズム對著手機發愣,嘆了口氣認命地抓起外套出門了。
至於スズム到達そらる家並對他進行心理輔導時,已經是四十分鐘後的事情了。
 
 
03
そらる聽完スズム給的建議並毫不猶豫地把人給踢出家門後,躺回床上,和天花板沉默相望,然後他就睡著了。
還做夢了。
 
夢到他穿著一身黑色正裝,站在寒風之中凝望著眾多灰白石碑中的其中一塊。
 
這是誰的墓?
そらる走到墓前,彎下身想看看這個墓的主人是誰,卻發現墓碑上的字跡幾乎是一片模糊,尤其是名字的地方。仔細一看,還有利器在上頭刮過的痕跡,彷彿有人想把這個名字給抹去一樣。
擰了一下眉,そらる朝下看,發現墓碑的底端還刻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小字。他一驚,直接蹲下身子一探究竟。
和上面被人刻意磨去的字樣不同,那排字意外清晰的映在そらる瞪大的眼睛裡。
『願來世我們能攜手相伴。』
後面是他自己的名字。
そらる慢慢站起身,目光黏在墓碑的那個小角落。良久,他猛地轉過身,不管突然下起雨的天空,也不管腳上的皮鞋沾滿了泥,快步離開這座雜亂的墓園。
跑離墓園後是一條長長的道路,そらる跑了很久都沒看到盡頭,他停下腳步喘了口氣,剛要再次邁開腳步時突然眼前一黑,整個人就這樣倒在路上。
這時,一隻白貓踏著輕巧的步子來到他身邊,在原地繞了幾圈,喵了一聲,跳到そらる的背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下,開始整理前爪的毛髮。
そらる沒有力氣將貓趕走,只能任由牠在自己身上悠閒,等牠玩膩了自己離開。
貓理完毛後並沒有離開,繼續待在そらる背上東張西望,打了一個呵欠,跳下そらる的背離開了。
 
 
04
白貓踏回地面的一瞬間そらる也醒了。他坐起身子,在模糊之中他看見了一個白髮的男子靠在窗邊,神情很是哀傷。大概是注意到そらる的視線,少年回過頭,目光和そらる對上,似乎在確認對方是不是真的注意到自己了。
短短幾秒的時間,そらる卻覺得經過了幾個世紀,眼前掠過許多場景,是他沒有經歷過,卻感到無限熟悉的畫面。
そらる看著少年,淚水毫無理由的從眼眶滑落。他嚇了一大跳,連忙伸手擦掉眼淚,再度望向窗邊時,那少年已經不見蹤影。
果然是錯覺啊。そらる看著沾著幾滴淚水的薄被,閉眼回想剛才浮上腦海的、令人心痛的景象。
そらる輕嘆一聲,睜開眼時瞄見幾張面紙飄在眼前,他愣了愣,背脊竄起一股涼意。 
「……你是誰?」
そらる戰戰兢兢地抬起頭。朦朧中,他再次看到了那個少年。他似乎發不出聲音,只能用口型來傳達他想說的話。
 
『そ、ら、る、さ、ん?』
 
 
05
夢境裡的那聲喵嗚就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そらる生活中另一道門的鎖。從此時開始,そらる的生活出現了巨大的改變。
在模糊中看見那個白髮少年的身影後,そらる馬上清醒了過來,而少年也立刻消失在そらる的視線中。
只剩下那幾張在空中飄浮的面紙。
「呃,那個……」そらる咳了一聲,「你是鬼,沒錯吧?」
面紙輕輕晃動了幾下。
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回答啊。そらる頭疼,他盯著面紙思考了幾秒,下床找了本筆記本,在空白頁上寫了「是」和「不是」。
「哪。」回到床上,そらる把紙往前推了一些。「答案是哪個,就把面紙蓋在上面。」
面紙往下移了一些,少年似乎也坐到床上了。
「那,剛才的問題——」そらる咽了口口水,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你是幽靈?」
看著在空中飄浮的面紙,そらる覺得問出這種問題的自己宛如一個智障。
「是」字被覆蓋,そらる雖然已經在心裡認同這個答案了,但理性還是讓他發出質疑:「不是魔術嗎?或是什麼高科技?」
面紙迅速移動到另一邊。
見狀,そらる笑了出來,「我只是確認一下。」
雖然說了要問問題,但平靜下來後還真的不知道該問些什麼才好 。想了想,そらる又跳下床,拿了一枝筆回來扔到本子上。
「你應該可以拿筆吧?」そらる見面紙一動也不動,出聲問道。
面紙被慌慌張張地移到左邊。
「那,你有名字嗎?」
面紙飄在空中左右游移著,過了一會兒也沒有選出答案。白淨的紙落在床上,換成原子筆浮了起來,在筆記本的空白處留下了幾個清秀的字。

「まふまふ?」

06
自從知道家裡的靈異現象來自まふまふ後,そらる開始對這些情景見怪不怪了。比如說浮在半空中的水杯、從玄關飄來的信、水龍頭突然打開、椅子被搬動等等的。
雖然一開始會被稍微嚇到,但至少目前已經可以達到無動於衷的境界了。
不過關於越來越多莫名其妙的小東西堆積在客廳的事,そらる覺得需要和這隻小鬼好好談談。
我家可不是儲藏室!
雖然想著要談談,但這陣子工作量增加,一忙碌起來そらる也就把這事給忘了。
『そらるさん不休息一下嗎?你昨天沒睡多久吧。』
浮空的筆記本遮住了電腦螢幕,そらる不得不抬眼看向那後頭的一片虛無,「沒事,這個快完了。」
筆記本沒有再飄過來,被まふまふ扔在沙發上,そらる往客廳望去,看見又有不少東西在飄動。他無奈的笑了笑,轉頭繼續工作。
整個屋子只剩下敲擊滑鼠和鍵盤的聲音,以及客廳那兒まふまふ不知道在剪些什麼的聲響。
時針不知不覺已經走了三大格,そらる終於完成了手上所有的工作。滑鼠一扔,他走到客廳看看まふまふ在做些什麼。
大概已經睡著了吧。そらる心想,打著哈欠走到沙發旁,睜開眼卻看見了令他大吃一驚的畫面。
插花?
茶几上的深色花瓶裡擺了各式的花、葉、樹枝及綠草。還有一支白色的花浮在空中,被同樣飄浮著的剪刀修剪著。
そらる沒有說話,站在原地靜靜看著,直到白花被修剪完畢,擺進花瓶,完成了最後的裝飾、整理。
好美。
雖然看不到まふまふ現在是什麼樣的神情,但そらる憑著那天模糊印象裡的白髮青年想像了一下,這麼覺得。
不管是人還是花,都是。
很美。
「你會做這個啊?」そらる坐到沙發上,問道。
被そらる的聲音嚇了一跳,まふまふ的手碰到了花瓶,幸虧そらる一直盯著花看,發現它稍有晃動就立刻起身扶住它,這才沒讓悲劇發生。
屋裡沒有任何動靜,まふまふ估計是嚇壞了。這插花少說也做了兩個小時,要是就這樣沒了,換做是誰都會崩潰吧。
「沒事了,你看,這不是好好的嗎?」因為看不到まふまふ在什麼地方,そらる也沒辦法拍拍他的肩安慰他,只能一邊轉著花瓶觀賞這件藝術,一邊說道:「這還真好看。沒想到你的手這麼巧,你學過花道?」
筆記本被拾了回來,幽靈抓起筆在上頭寫道:『以前跟著人學過一些,不過當時做得不好,常常被罵啦。』
『後來閒在家裡實在是太無趣了,就開始練習了。』
『我可是練了好幾年才有現在的手藝呢!』
『そらるさん喜歡嗎?』
そらる用指尖輕觸著花瓣,點點頭。
『太好了,原本還以為そらるさん不會喜歡這種東西的。』
「啊?」そらる頓了一下,不解道:「這跟我喜不喜歡有什麼關係?」
『因為這個是要給そらるさん的啊。』
「為什麼?」
まふまふ聽到そらる這麼問,不禁停下來思考了一下。
是啊,為什麼呢?
 
『秘密!』過了一會兒,まふまふ如此寫道。
 
 
07
久違的來そらる家作客,スズム一進門就看見了那盆插花。
當然,他並不知道這是まふまふ做,也不曉得まふまふ的存在。
「你對這東西有興趣啊?」スズム湊到插花前,睜大眼睛看著飄著淡香的花草,讚嘆道;「這好漂亮啊,你去哪裡買的?」
「一個朋友做的,說要送我。」そらる躺回沙發,斜睨了スズム一眼,「你看就看,別摸行嗎?我還真怕你把它給碰倒了。」
「喲,還擔心啦?」スズム笑著調侃,不過手還是乖乖地收回來了。「誰送的啊,能讓你這麼緊張?」
「你不認識。」そらる淡淡地說。
見そらる反應這麼不熱烈,スズム聳聳肩,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回到客廳:「你家小東西怎麼變得這麼多?」
「有嗎?」
「有啊。」スズム停頓一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選擇了作死:「有女朋友了?」
會花道這玩意兒的基本上都是女性,還有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小東西,再加上變得整齊的房子……スズム怎麼想都只會偏向這方面,但衣服啊鞋子啊卻感受不到一絲女性氣息,不禁讓他疑惑起來,只能不怕死的向そらる提問。
怎料そらる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案,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現在有同居人。」
「哈?」スズム懵了,「你說真的?」
看著スズム驚訝的表情,そらる笑了一聲:「信了?」
「不信。」スズム秒答。
「我想也是。」
「啊?什麼意思?」
「你不相信也沒關係的意思。」
 
這樣也很好,沒有人會打破這片寧靜。
 
 
08
「你今天來是要說什麼?」そらる扔了一個抱枕過去,正中スズム的臉,打斷了他繼續追問的念頭。
「就是你上次跟我說你家的東西會自己移動的那個啊。」スズム說,「我可是找到了很多資料哦!」
そらる挑起眉,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スズム嘿嘿一笑,打開瀏覽器,從書籤列中點開好幾個網頁,開始解說東西會自己移動的原因。
そらる什麼也沒說,就靜靜的聽著他講。
「然後,這裡是有經驗的人給的建議!」
「改變家具的擺設,家裡不要掛人像或是木偶飾品。」
「少去醫院還有喪家。」
「多運動!」
「嗯……必要時候可以去收驚……」
「最後就是盡量不要晚上出門,也不可以太晚睡,你這個夜貓子!」
見他似乎說完了,そらる這才淡淡地開口道:「關於這個,已經沒事了啊。」
「哈???」スズム看著そらる一臉自然,又懵了。
「不過,辛苦了。」そらる拍拍スズム的肩,一臉欣慰地說。
スズム的嘴巴開開合合的,似乎想說些什麼。
「怎麼了?」そらる關切地問,一副很擔心的樣子。
「……還能怎麼了啊?啊??!!!」
「最近太忙了啊,忘記跟你說了。」
「去死吧!!!!!!」
 
 
09
『そらるさん真的不去看醫生嗎?』
そらる躺在床上準備休息,筆記本飄到他的眼前,紙面上寫著幽靈對他的關心。
「小感冒而已,躺一會兒就好了。」そらる啞著嗓子說,「能幫我拿藥嗎?」
筆記本直直地落到地上,門被匆忙地拉開,接著外頭便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過了好一會兒才安靜下來。
希望他沒把整個櫃子裡的東西都給翻出來了……そらる心想,看著藥片和水杯從門口飄進來,被擺在床頭櫃上。
そらる說了聲謝謝,從被窩裡爬出來,兩三下就把藥片給吞了。
「好,該睡了該睡了。」把水杯放回床頭櫃,そらる又縮回被子裡,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留下一雙眼看著又飄在空中的筆記本。
『好好休息呀!』
そらる勾起嘴角,「嗯」了一聲,閉上眼睡去了。
而在夢中迎接著他的,是一瓶盛滿藥粒的透明玻璃藥罐,以及まふまふ所說的,關於他們的過去。
 
 
10
他是被歌聲喚醒的。
睜開眼,從夢境回歸現實,そらる看著自己房間的現代化裝潢,一瞬間還有些不習慣。
這種夢做多了,そらる都要懷疑自己不是做夢,而是到平行世界了。
そらる看著帶點刻紋的天花板,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碰到了一塊濕毛巾。他坐起身,往歌聲的源頭望去,瞧見了熟悉的白色身影。
是幻覺吧,還沒從剛才的夢走出來。そらる扶著昏沉沉的腦袋,眨了好幾下眼睛,試圖讓白髮少年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
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他還看得見まふまふ,對方也注意到這邊了。
「醒了!」まふまふ叫道,拿起筆迅速寫了幾個字。『燒退了嗎?』
「應該還沒。」そらる摸摸額頭,看著又要寫字的幽靈,連忙出聲:「你別寫了,我看得見你。」他想了想,補了一句:「也聽得見。」
まふまふ懵了,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真的?」
そらる點頭,又躺回床上,眼睛仍盯著他看:「嗯,有點糊啦。」
雖然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まふまふ卻有點手足無措,反觀そらる,一個第一次見鬼的人居然沒有任何反應,還要まふまふ倒水給他。
「你……不會怕嗎?」看著そらる那依舊平靜的臉龐,まふまふ忍不住問道。
聽到他這麼問,そらる挑起眉反問:「為什麼要怕?」
為什麼要怕?まふまふ愣住了,呆在原地看著似笑非笑的そらる,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
人類對鬼魂,說好聽點是尊敬,可這些尊敬都是因為恐懼,深怕鬼魂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便以以恭敬的態度對待。
身為一個亡魂,まふまふ在人間待了百餘年,早已看過人類對鬼魂的種種反應,偶爾遇到幾個不會怕的也只是想利用他做些不正當的勾當罷了。
見他不說話,そらる笑了笑,又問:「那你呢?你活著的時候會怕嗎?」
「我忘記了。」
「是嗎?」
「是啊。」まふまふ低頭看著自己蒼白得手指,笑道:「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TBC

 
评论(3)
热度(70)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