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我看不見你三十題(11~13)

CP:そらる×まふまふ
我看不見你30題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前篇連結:1~10
 
 
 
 
11
讓まふまふ醒來的是そらる手機的鬧鈴。
其實他身為一個幽靈本就不需要睡眠,只是昨天そらる問了那樣的問題,不禁讓他想起了那遙遠的前世,有些疲憊了。
まふまふ望著天花板發呆,直到躺在身旁的そらる也醒過來,叫了他的名字。
「啊,そらるさん,早安。」まふまふ翻過身子面對そらる,笑著說道。
そらる眼神迷茫地看著他,似乎在思考這個人是誰,過了好一陣子才回想起來,開口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呃……」まふまふ尷尬地笑了笑,「其實我晚上都在這裡的……」
そらる昨天發燒睡到大半夜突然醒過來,發現自己看得到まふまふ,然後流了一身汗的他就被一直沉默著的幽靈逼著去洗澡了。
他還發著燒,基本上思考不了太多,進了浴室脫了衣服,靠著牆壁等熱水。
等到そらる洗完澡出來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他腦袋暈乎乎的,連哪個是沐浴乳哪個是洗髮乳都搞不清楚,還是まふまふ羞著臉進去給そらる指的。
最後連頭髮都叫まふまふ幫他吹乾,還因為暖風太舒服睡著了。
「哦。」そらる看了眼時間,自己睡了五個多小時,還是有些睏,把手機鬧鈴關了閉上眼繼續睡。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沒回話,過了一會兒又睜開眼,直直地看著まふまふ。
「怎麼了?」已經坐直身體的まふまふ歪頭看著他,問道。
「兩個小時後叫我起來。」過了好久,そらる這樣說,又闔上眼睡去。
まふまふ「嗯」了一聲,聽著そらる平穩的呼吸聲,微微一笑。他伸出手,試圖牽住那隻露在棉被外的手掌。
そらる的手本來就很白了,覆蓋在上頭的まふまふ的手卻更加蒼白,毫無血色,還有點透明。まふまふ握著他的手,感受そらる的溫度,就跟當初牽著他到處走的那隻手一樣。
很溫暖,很溫柔,一點也沒變。
就像回應まふまふ的動作一樣,そらる忽然握緊了手掌,惹來他一陣淺笑,悄悄地把手抽走。
 
「明明就感覺不到我,可別讓我會錯意啊。」
我怕我會捨不得回去的。
 
 
12
結果まふまふ跟著一起睡著了,兩個人到下午才醒過來。
看著そらる喝完白粥就跑回電腦前的模樣,まふまふ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幹嘛?」聽見他的聲音,そらる回頭問道。
「你還是沒變,一樣是個工作狂。」
「我以前也是?」そらる被勾起了興趣,鬆開滑鼠轉身看著幽靈。
「嗯。」まふまふ躺在沙發上,闔上眼,像是在回憶些什麼,輕輕地笑了一聲。
「跟我說說吧。」見他笑了,そらる撐著臉頰說道。
「嗯……」幽靈沉思片刻,嘴角勾起一個甜甜的笑。「你之前可是個大夫啊。」
聽到這答案そらる愣了,「真的假的?」
「騙你有什麼好處啊?」まふまふ睜開眼,挑起眉看向對方。
そらる笑著聳肩。
「當時的你呀,每天都在房間裡工作,沒日沒夜的,天氣一涼就搞壞了自己的身體。說來也好笑,你可是村裡醫術最好的大夫,結果病了,被送到我這兒來。」
「等等。」そらる打岔,「你也是醫生?」
「你懷疑啊?」まふまふ白眼他。
まふまふ瘦巴巴的,一看就知道是個長期營養不良,作息也不規律的傢伙,虛的要命,怎麼也成了個大夫?
「沒事沒事,你繼續。」そらる忍笑,雙手作投降狀,讓他繼續說。
まふまふ哼了一聲,繼續說了:「你呢,在我那邊也不好好休息,動不動就跑到我辦公室來,說是學術交流,要看我這裡的藥草。」
まふまふ也拿そらる沒輒,好說歹說他都不肯回床上休息,明明還掛著病號,卻整天窩在他的桌子前看看這摸摸那,搞得他只能坐在一旁看そらる替自己工作。
「你現在就和那時候的你一個樣,也不管自己病好了沒就急著撲去工作。」說到這,まふまふ瞪了他一眼,そらる不小心笑了出來。
「我當時坐在旁邊,原本是在看書的,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視線會轉到你的身上,我控制不了,久了也懶得拿書遮了,乾脆把椅子拉到你旁邊近距離觀察。」
「這麼主動?」そらる早就知道まふまふ喜歡當時的自己,忍不住挑眉問道。
「這就不一定了,當初可是你先撩的我。」まふまふ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笑著回應。
第一次聽說這回事的そらる又愣了。見他這副表情まふまふ不禁大笑出聲,幸好他是隻幽靈,別人聽不見他的聲音,要不然就他這音量可能要被鄰居給投訴了。
「嘛,雖然說是你先的,但說到底也有我的原因。」
這才對嘛。そらる心想,覺得自己如此正直,怎麼可能是這種人。
像是看出他在想什麼,まふまふ哧哧地笑了,撐起身子走到そらる旁邊就是一個熊抱。
「幹嘛,撩我啊?」そらる笑著說。
「還原一下現場。」まふまふ一本正經地說,「我有一次就這麼從後面突襲你,想讓你嚇一跳的。哪知道你不但沒被嚇到,還轉過來作勢要親我。」
「不作死就不會死啊。」そらる感嘆,得到まふまふ的白眼。
「不過我那時候真的常常趴在你的身上,暖呼呼的,又不動,跟個暖爐一樣舒服。」
「你在我這硬是把兩個禮拜就能好的病給拖了一個多月才康復,當時全村的人都快被你嚇壞了。你倒好,每天玩的不亦樂乎,簡直把這當成你的辦公室。」
「後來你病好了就走了,辦公桌前的人影沒了還真有點不習慣,沒人能讓我抱抱,一動不動的給我當暖爐了。」
「好想再抱抱你啊,那時候。」まふまふ說,整個身體又往そらる身上靠緊了些。
そらる基本上是感覺不到まふまふ的,可卻從他的話裡感受到了當時他的重量,還有那稍稍低於標準的體溫。
是那樣溫暖的回憶,可他卻無法和他有共同的畫面,只隱約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在懷念那個擁抱。
「那後來呢?」そらる甩甩頭,想拋開那些不知名的情緒。
「後來?後來我就病了。」
 
 
13
「什麼病?」
「不知道啊,那時候沒見過。」
當時まふまふ病得很嚴重,全村的大夫都來看過診了,可是束手無策,就連そらる也沒有辦法。
「精神恍惚,全身的肌肉都疼得不得了,關節也痛得要命,也常常頭痛發燒,怎麼樣都睡不飽。大概是你們現在說的慢性疲勞綜合症吧。」
「那時候你可急壞了呢。」まふまふ露出笑容,眼裡滿是狡黠。
「囉嗦。」そらる說,滿臉的不自在。
「害羞啦!」まふまふ笑了,「你可是天天來看我哦?」
「然後呢?你的病情。」そらる把話題轉移回去。
「很痛苦啊,」まふまふ說,「明明自己也是個醫生卻對自己的病情一無所知,只能任由它一天比一天嚴重。」
「我稍微可以理解當時你為什麼不好好休息的原因了,真的太悶了。躺在床上什麼事也不能做,後來我受不了了,趁著大半夜大家都睡著時跑到樓頂看夜景。」
「……你是想自殺吧。」そらる懷疑。
「叮咚叮咚,猜中啦。」まふまふ笑了笑,「那時候你也猜中了,所以我沒死。」
そらる不解。
「最後,你接住我了啊。」
「瘋了吧。」そらる說。
「你是說我還是你?」まふまふ反問。
「你。」
「你不也是嗎?」聞言,まふまふ抬起頭直直地看著他,眼神裡帶著點そらる看不懂的色彩:「現在你可是在和一隻鬼魂說話喲。」
そらる笑著閉起眼,搖了搖頭。
「那幾秒的時間,讓我把身上的病痛全都忘記了耶。」
「墜落時刮過臉頰的風很舒服呢。」

 

 

Tbc

 

>

各位好,希望這三小節你們會喜歡

住在高樓風超大啊,雨直接噴近來灑滿的我的臉QQ

最近心情差透了,怕讓後面的劇情走偏所以把寫好的這三段先放上來,因為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點_(:3」∠)_

感情這種事是不能勉強的對吧!!

希望可以早點振作起來,讓你們看到更好的文\\\\٩('ω' )و////


20160927


 
评论(2)
热度(31)
© 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