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ズそら】kiss me kill me(1)

CP:スズ厶×そらる
殺手paro
OOC注意
勿帶三次元
 
嘿對我終於來填坑了,希望不要寫偏
先放個第一篇試試水溫(幹
 
 
 
 
 
沒有人知道他們從何而來,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何聚在一起。
當人們聽說他們時,多半是嗤笑一聲,或是當作影劇、小說和漫畫的題材。
人們從不把他們當一回事,直到某個喝醉的夜晚,搖晃著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拉進巷子裡見到反射著月光的刀械才願意相信那些被當作笑話的他們,還有故事裡的那些狂放不羈,都是真的存在的。
隔天,網路上將會有新的故事,而無知的群眾們依舊渴求著更多他們的傳奇,只為了讓自己茫然的人生多些趣味。
「也許,你會碰上下一個故事的腥風血雨哦。」
 
 
そらる踏進一間酒吧,裡頭的客人挺多,燈光閃閃爍爍,看不清對面的人長什麼樣子。
酒保注意到他,そらる比了個手勢,得到允許後繼續往裡走,下了樓梯,推開安全門進到地下室。
這地下室也是一個小型酒吧,角落擺了一個撞球檯,吧檯邊上是一個大大的公布欄,上頭釘著幾張委託。
「哎喲,你來啦。」裡頭的人看到そらる進來了,向他打招呼。
「晚上好。」そらる點點頭,坐上吧檯前的高腳椅。
這個職業裡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白天都有一份正職工作,而這裡只是一份兼差,也有些人把它當作興趣,但只有極少會把它當本業。
除非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或為了追求刺激的瘋子,才會把這麼危險的工作當本業幹。有人付錢讓你取別人的命,當然也會有人出錢來換你的命。同業自相殘殺的情況雖然不多見,但總歸還是有的。
そらる當然不會是那群瘋子的一員。他可是天天都待在家裡,靠著這職業的報酬收入,做著自己喜歡的音樂。
他們帶著乖巧的面具,玩弄人命於股掌之間,替這個無趣的世界增添一些血腥。
そらる看著幾個人在公布欄前爭搶著一張委託的景象,輕輕哼笑一聲。
只要有錢,自然會有人替你賣命。
「喲!そらるさん。」
突然一道清澈的聲音傳進そらる耳裡,他往門的方向瞟了一眼,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
「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和其他人打過招呼,鑽進吧檯裡調著飲料,順便問そらる要不要。
「不用了,頭痛。」そらる拒絕,まふまふ聳聳肩,端著飲料坐到旁邊的高腳椅上盯著他看。
そらる被他看得全身發毛,挑起眉作勢要揍人。
「哎等等等等!」まふまふ連忙放下飲料,躲開そらる的拳頭。
「說吧,你叫我過來到底要幹什麼?」そらる收回手,看著まふまふ的眼神帶點不耐煩。
要不是他的一通電話,自己現在大概正舒服的躺在沙發上玩遊戲吧。
「哦,就是這個!」まふまふ小心看了看周圍,鬼鬼祟祟地從懷裡掏出一張紙,推到そらる面前:「這是我從別的地方看到的委託,覺得挺適合そらるさん的,所以就摸來了。」
そらる笑了一聲:「你怎麼知道什麼是適合我的?」
這下子まふまふ說不出話了。
そらる接的委託從來都沒有固定的方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酬金高而已。酬金高代表難度也高,可是他要頭腦有頭腦,要技術有技術,這種程度對他來說其實算不上什麼。
而まふまふ經常和そらる合作,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說吧,你搞什麼鬼?」そらる撐著臉頰,歪著頭對まふまふ笑了笑。
まふまふ全身一震,趕緊把紙張收回去。媽呀,這也笑得太陰險了……
見他不說話,そらる挑起眉毛,伸出手示意まふまふ把委託拿來。
まふまふ哪敢不從,立馬雙手奉上。
そらる看了幾眼,笑了:「這酬金高的有點離譜啊。」
「是啊是啊。」まふまふ附和,突然靈光一閃,說道:「哎,そらるさん你前陣子不是說想要課金嗎,這不是個好機會嗎!」
そらる瞟了他一眼,沒說話,まふまふ委屈地回望一眼,乖乖閉上嘴。
「要是讓我發現你在搞鬼的話,你就死定了。」そらる把委託對折,敲了一下まふまふ的腦袋,警告道。
まふまふ舉起右手三指併攏,一臉嚴肅:「我發誓。」
「你這種人的誓鬼也不信。」そらる哼笑一聲,收起委託離開。
まふまふ探出腦袋看了看門口,發現已經沒有那抹黑色的身影後才收回手,露出狡詐的笑:「我發誓我有在搞鬼。」
 
そらる走出酒吧,打了一個噴嚏。
「啊,好冷……」他收攏衣領,雙手插進口袋,加緊腳步走回家。
 
 
他們善於說謊。
衣服、車子、笑容、地位、愛情,對他們來說,這些東西都只是為了讓委託早點完成的東西而已,在他們眼裡都只是謊言,尤其是愛情,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那對他們而言,什麼才是真的?
嗯,大概是錢吧。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
 
這兩天氣溫驟降,そら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窩在家裡軟爛,順便在半夢半醒時不小心課了金,金額有點大的那種。
這該怎麼辦啊,扣除生活費,剩下的錢也有點勉強……そらる冒汗。
他倒在沙發上苦惱著,眼角餘光突然瞄到那天從まふまふ拿帶回來的委託,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整個人往茶几撲過去。
這張酬金高到可怕的委託,他幹定了。
「喂?まふまふ,你上次給我的委託有很多人知道嗎?」そらる打給まふまふ,問道。
『誒?所以你還是要做嘛!』まふまふ在電話那頭露出笑容,回答道:『應該沒有啦,我拿的時候它看起來還蠻新的。』
「我不要人跟我搶它。」そらる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拿起被他捏得皺巴巴的紙張仔細研究。
他們搞暗殺的,委託本就不多,高酬金的更是稀有。酬金高的風險高得可怕,願意接的人幾乎趨於零,經常委託貼在牆上過了好幾個月都沒有人理,但,總是會有特例的。
比如說現在的そらる。
「スズム?」看完內容,そらる嘖了一聲:「這人看起來不太好對付啊。」
 
 
 
TBC

 
评论(8)
热度(21)
© K|Powered by LOFTER